GA Document 141

GA Document 141


GA 所編輯的書刊,都有一定的水準。購買與否,通常不是內容問題,而是喜好選擇。141期的封面是 Herzog & de Meuron在德國漢堡港口的易北愛樂廳(Elbphilharmonie),這兩位來自瑞士的建築師,也算是在江湖闖蕩縱橫40年了,對於形體的操作與使用材料都有新意,即使是「無聊」的鐵路訊號塔(signal box),他們也能讓看倌們讀得津津有味。

Elbphilharmonie 這個作品,有個倉庫的基座,活潑的「皇冠頭」,從照片看來,施工水準令人稱羨。當然,整個預算與工期的「不在預期之中」,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一些茶餘飯後的故事。

把劇場或音樂廳,設計成馬戲團帳蓬般的形體,令人想起的是伊東豊雄的一個小而巧的案子:座‧高円寺。這些屋頂曲面在數位設計與製造工具的輔助下,得以實作呈現。

這一期,也”很巧”的介紹了三個葡萄牙建築師的作品:Alvaro Siza + Eduardo Souto de Moura , Aires Mateus。「當紅炸子雞」或者是「留世傳奇」,總是會有時間來考驗,做為幸運的旁觀讀者,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。

GA Document 141

GA Document 141


GA 所編輯的書刊,都有一定的水準。購買與否,通常不是內容問題,而是喜好選擇。141期的封面是 Herzog & de Meuron在德國漢堡港口的易北愛樂廳(Elbphilharmonie),這兩位來自瑞士的建築師,也算是在江湖闖蕩縱橫40年了,對於形體的操作與使用材料都有新意,即使是「無聊」的鐵路訊號塔(signal box),他們也能讓看倌們讀得津津有味。

Elbphilharmonie 這個作品,有個倉庫的基座,活潑的「皇冠頭」,從照片看來,施工水準令人稱羨。當然,整個預算與工期的「不在預期之中」,可以在網路上找到一些茶餘飯後的故事。

把劇場或音樂廳,設計成馬戲團帳蓬般的形體,令人想起的是伊東豊雄的一個小而巧的案子:座‧高円寺。這些屋頂曲面在數位設計與製造工具的輔助下,得以實作呈現。

這一期,也”很巧”的介紹了三個葡萄牙建築師的作品:Alvaro Siza + Eduardo Souto de Moura , Aires Mateus。「當紅炸子雞」或者是「留世傳奇」,總是會有時間來考驗,做為幸運的旁觀讀者,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。